钢铁(钢管管件)的出口将影响全球吗

发布日期:[2014-06-28 11:35] 点击次数:[ ]

渤海管件提供一下信息

中国钢铁(钢管,管件)需求没有放缓

  目前几乎没有迹象表明中国的钢铁需求开始放缓。

  实际上,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的建筑热潮和中国汽车制造商计划增加产量等背景下,中国明后年的钢铁消耗量似乎可能继续强劲增长。

  因此,多数钢铁生产商对未来几年钢铁行业的前景表示谨慎乐观。

  这是在考虑了近期席卷全球金融系统的市场震荡因素之后的预测。由于美国住宅市场状况不佳,导致银行“信贷紧缩”,进而引发了不久前的市场震荡。

  多数跟踪钢铁行业的人士认为,虽然金融市场震荡产生的影响可能会导致钢铁行业走弱,但有足够多的正面因素能够抵消这些影响。对钢铁行业形成支撑的因素之一——其影响似乎有可能持续一段时间——是该行业持久的整合期。这种整合大大提高了制造商将钢价维持在高位的能力。

  由于钢铁生产商仍在继续努力整合,成为规模更大的集团——尽管整合速度较几年前有所放缓——因此几乎没有迹象显示,业内主要厂商对产品价格的控制会有所松动。

  钢铁业近年盈利丰厚

  自2001年底以来,全球钢铁价格已上涨2倍,提升了该行业的盈利水平。同期,由所有上市钢铁公司股价构成的全球钢铁股价格综合指数,表现超过所有上市公司平均股价表现近4倍。

  能够使钢铁行业这种好日子结束的一个途径,是中国在未来数年变为钢铁出口大国。如果这成为现实,随之投入全球市场的额外钢铁供给,将在推低价格方面发挥巨大作用。

  2003年,中国钢铁净进口量(进口减去出口)约为3500万吨。但今年,预计中国钢铁净出口量大约为5000万吨。假设这种趋势持续下去,中国钢铁公司出口量的上升,的确有可能影响全球钢铁行业的前景。

  不必担心中国竞争

  美国大型钢铁生产商纽柯(Nucor)的首席执行官丹·迪米科表示,中国的钢铁出口可能对钢铁行业健康产生“戏剧性”影响。他称,中国钢铁出口中很大一部分得到了政府补贴。

  然而,该行业的乐观主义者对这些担忧不以为然。他们认为,中国政府和中国各大钢铁公司的高管都不希望中国成为钢铁出口大国,因为为中国增长迅速的国内经济供应钢铁,可能会赚取更高的利润。

  这种“无须担忧”思想的一位著名“信徒”就是印度亿万富翁拉克希米·米塔尔。米塔尔是全球最大钢铁公司阿塞洛-米塔尔的首席执行官兼主要所有者。

  无可避免地,人们会担忧未来数月逐渐明朗的总体经济放缓对钢铁业造成的影响。

  全球“钢铁密度”上升

  全球最大的钢铁交易公司杜弗克(Duferco)董事长布鲁诺·鲍尔佛指出,过去5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钢铁密度”——每单位经济扩张所消耗的钢铁量——有所上升。

  鲍尔佛表示,出现这种局面的原因在于,近年来世界经济增长(无论是在成熟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中很大一部分都与新港口、铁路和电厂等基础设施项目有关。“这些(项目)的钢铁消耗量比普通项目高得多。”他预计,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将继续保持与此前相同的规模,因此他认为银行业问题导致钢铁业低迷的可能性很小。

  “全球钢铁需求仍然强劲。”同样持乐观态度还有俄罗斯最大钢铁公司谢韦尔钢铁CEO兼主要所有者阿列克谢·莫尔达绍夫。他数周前批准了一项耗资10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旨在升级谢韦尔钢铁在俄罗斯、美国、意大利和法国的工厂。他的投资项目不太可能因钢铁消费量骤减而夭折。

  2002年~2006年,全球钢铁产量上升了3.47亿吨,增幅达38%,2006年全球钢铁产量达到12亿吨。在增加的产量中,2.45亿吨(相当于71%)来自中国。

  在中国增加的钢铁产量中,多数用于国内的建筑、工程和汽车行业,不过也有一些用于出口到国外的制造产品。

  2002年~2006年,东欧、俄罗斯和其他前苏联成员国等前社会主义国家,以及土耳其,合计贡献了新增钢铁产量中的4100万吨,还有2500万吨来自除前苏联国家、中国和日本以外的亚洲国家钢铁厂。

  在增加的3.45亿吨钢产量中,只有2800万吨(占8%)来自北美、日本和西欧这些“成熟”经济体。

  中国钢铁产量和需求将继续领先

  总部位于美国的咨询机构世界钢铁动态认为,未来数年,中国的钢铁产量和需求将继续远超其他国家。该机构估计,2006年~2017年,全球钢铁需求将以平均每年4.5%的速度增长,中国年消费量增长率可能达到6.1%,而相比之下,世界其他地区的消费增长率仅为2.9%。

  假设这一预测至少能接近现实,2001年~2017年也会成为堪与1950年~1973年战后繁荣期相媲美的增长期。当时,全球钢铁需求年均增长率达到了5.8%。

  之后就是漫长的停滞期:1974年~2001年,全球年均钢铁需求增长率仅为0.6%,许多钢铁厂都遭受了产能极度过剩的打击。当时钢铁行业的特征是盈利微薄,以及与之“般配”的股市评级。

  与1950年~1973年的繁荣期相比,近年来的一个重大变化是,分享当前钢铁业增长的国家要比之前扩张期中的国家更多样化。战后的钢铁需求繁荣几乎为西欧、北美和日本独享。如今该行业中一些最活跃公司也表明了钢铁业布局在地域上更广阔。

  国际并购活动活跃

  过去数年,在并购方面居于领先地位的一直是总部位于卢森堡的阿塞洛-米塔尔钢铁公司。去年,米塔尔钢铁以269亿欧元收购了当时欧洲最大的钢铁制造商阿塞洛。

  在来自最发达地区以外的钢铁公司中,未来数年可能在钢铁行业占据重要地位的是印度的塔塔钢铁、京德勒西南钢铁公司和Essar。

  九个月前,塔塔钢铁以120亿美元收购了英荷钢铁生产商哥鲁氏,从而成为世界第五大钢铁生产商。哥鲁氏最初由英国钢铁和一家荷兰钢铁生产商合并而成。

  此外,谢韦尔和俄罗斯第二大钢铁公司耶弗拉兹似乎都有意进行更多的跨国收购。巴西的Gerdau和阿根廷的Ternium正在崛起为南美地区的龙头企业:Gerdau收购了一系列北美公司,其中最近一桩交易是今年7月以42亿美元收购美国Chaparral钢铁公司。

  为了不被超越,过去两年中一直颇为活跃的成熟经济体代表企业包括德国蒂森克虏伯。该公司正在美国南部兴建一座耗资37亿美元的工厂,另一座工厂位于巴西。

  美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商美国钢铁一直寻求投身北美地区的整合行动,目前已斥资32亿美元收购了两家公司——美国钢管生产商Lone Star和加拿大最后一家独立钢铁生产商Stelco。

  但最有意思的交易是一家非同寻常的财团最近达成协议,以13.5亿美元从阿塞洛-米塔尔钢铁公司手中收购Sparrows Point钢铁厂。该财团由美国投资集团Esmark、巴西矿业公司淡水河谷和乌克兰钢铁生产商顿巴斯工业联盟组成。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美国/巴西/乌克兰组合是任何商业交易中首家这样一家合资企业——这同时也突显出钢铁行业日益国际化的特征。